忆杨梅

冬花采卢橘,夏果摘杨梅。

的确,又到一年杨梅成熟时,蕴酿了许久的口水也在此刻直淌,这口水每年都有,从小到大。

小时候的五月,填满了我关于杨梅的记忆,父亲总是从山上干活回来,带着满满的一框杨梅,而这晚上,我基本上不用吃饭了,因为牙齿已经很酸,连豆腐也咬不动了。精心挑选出来的一碗杨梅,用村中那口井里打来的清水洗静,散上盐,双手捧着碗沿,轻轻地往上颠,杨梅随之跳动,白盐逮着机会就往缝隙里钻,均匀地附着在杨梅上。拿起一颗,置于两齿之间,杨梅上细小的果粒摩娑着舌尖,极大地刺激着味蕾,咬上一口,汁液随之溢出,新鲜、甜蜜的感觉也随之荡漾。一会儿,一碗杨梅就已下肚,我一会吐核,一会不吐核,总是迫不急待地往嘴里塞,衣服上都溅满了鲜红的汁液。据说沾在衣服上的杨梅汁要等到杨梅过季后能洗掉,母亲年年都要为我洗去衣服上的杨梅汁,而我去等待着来年,期盼着来年的杨梅。

父亲摘回来的都是山上的野杨梅,他记得哪座山上有杨梅树,哪座山上的杨梅树品相好,哪棵树上的杨梅比较早熟,好像约好了一般,每年的那个时候,杨梅就挂在枝头,不离不弃,父亲也会准时来到。有一种杨梅令我至今念念不忘,它的果肉是白色的,有小个的鸡蛋那么大,一颗杨梅我得吃上两口,味道更是没得说,但是这种杨梅很少见,遇到小年就没有。是的,杨梅也是有脾气的,生气了就拒绝生长,纵使你千呼万唤,人家也视而不见,说不长就不长,想要品尝,来年再碰运气吧。因此,小时候的我虽然馋得要死,却也无奈,原来杨梅是有大小年之分的。

那一年,杨梅又生气了,产量少得可怜,父亲也只能从山里带回来有限的几颗,完全不能止住大家的口水。经常和我一起过家家的那个女生也吵着要吃,我当然要让我的女人过得好一点,于是我决定带着她及其它几个小朋友向山里进发,一起摘杨梅去。那天,我们早早就出来了,各家长都为孩子们准备好了午饭,饭菜装在铝制的饭盒里,外面套个布袋,放在我们随身背着的竹蒌里。以前跟着父亲上山砍过柴、摘过杨梅,所以对于山路我比较熟悉,一路走在前面。小朋友们对路边的各种花花草草都非常好奇,时不时停下来欣赏,因此我们行动缓慢,快中午了也还没到达目的地,而且大家都饿了。于是我们在路边找了块很大很平的石头,坐下来,拿出各自的饭菜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,这天的饭菜特别的香。吃完饭,继续慢悠悠地赶路。凭着印象,我找到了几棵杨梅树。如你所知,我们没有发现挂满枝头的杨梅,留给我们的是满目的绿色,绿叶中偶尔点缀着青涩的果实,可就这唯一的几颗,我们也要爬上树,沿着树枝,小心翼翼地摘下,实在够不着就用力摇着树枝,企图把它震落在地。翻了几座山,我们的收获仍然少得可怜,大家带着极度的失落下山,彼此都默不作声。回到家,令我惊喜的是,父亲从山上干完活回来,带来了满满一蒌子的杨梅,用厥类植物的叶子遮盖着,我一下蹦得老高,开始了吃杨梅的固定工序。可是我却忘了给那个过家家的小女生端上一碗,难怪她后来不跟我了。

许多年后,她结婚了,我在异乡漂泊。每年五月打电话回家,我都会问起我们家后院的那棵杨梅,是的,后来父亲在后院种了棵杨梅树,我亲眼看见他嫁接的。这些年,大伙总是站在杨梅树下,熟一颗摘一颗。

今年,我又问了。

电影中的交互设计

首先,我们有必要对交互设计的概念再进行一次阐述:“交互设计是对人工制品、环境和系统的行为,以及传达这种行为的外形元素进行设计和定义的过程,是指设计师对产品与它的使用者之间的互动机制进行分析、预测、定义、规划、描述和探索的过程。简单说,即设计和定义使用者如何使用一产品达到其目标、完成某一任务的过程。”

提到电影中的交互设计,人们立马会想到科幻电影中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交互场景,炫酷的操作界面,赏心悦目的特效。正如乔布斯所说:“这是科技与艺术的完美结合”,这不,他也从Star Trek(星际迷航)中吸取灵感,推出了iPad。

科幻电影的历史

从科幻电影的发展史中,我们也可以看到交互设计的发展历程,从最初简单的机械运动到现在富有高科技感的操作方式,从地球反击到太空漫游,我们窥见了科技的进步,设计的发展,人与机器的互动越来越智能,无论在可用性、易用性、还是用户情感方面都有着极大的提升,也带给了人们更加愉悦的观影体验。现在,就认我们来回顾一下科幻电影的历史。

科幻电影几乎与普通电影同步,发韧于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。第一部具有科幻色彩的电影名叫《机器屠夫》,片长仅一分钟,内容是超现代化的屠宰流水线。

20世纪20年代科幻电影迎来了第一次浪潮,德国科幻电影人将幻想与预言两个元素奇妙地融为一体,于1926年推出了世界电影史上的一座丰碑:《大都会》。

50年代是科幻电影的“黄金年代”,可称为第二次浪潮,科幻片开始拥有广阔的市场。日本人开始拍摄《哥斯拉系列》,日本的哥斯拉被塑造成代表大自然向人类报复的英雄形象。60年诞生了《007系列》的第一部《东方博士》,由肖恩康纳利主演。

1968年,科幻电影达到了当时的最高峰,美国电影《2001太空漫游》横空出世,导演为斯坦利.库布利克,很多文艺范儿口中的《发条橙》也是出自他手。

接着,科幻电影迎来了它的高科技时代,1977年,《星球大战》的上映在美国重新掀起了科幻片的高潮,导演乔治.卢卡斯当时是好莱坞一个不成功的小角色,当他把十几页《星球大战》的剧情提纲交给投资商时,心情与赌徒无异。《星球大战》的一炮走红,不仅捧起了卢卡斯,而且开创了科幻电影与最新高科技相结合的新时代。

与此同时,斯皮尔伯格推出了《大白鲨系列》,接着推出《ET》、《第三类接触》、《侏罗纪公园》及《夺宝奇兵系统》,最让人难忘的是那部经典的《辛德勒名单》。

还有一位出色的人物——詹姆斯.卡梅隆,他拍出了《终结者系列》、《异形》、《泰坦尼克号》、《阿凡达》。

最后还有一些我们熟悉的科幻电影:《少数派报告》、《黑客帝国》、《钢铁侠》、《第九区》、《机械公敌》、《创战纪》等。

这里有个视频(Visual Effects 100 Years of Inspiration),讲述了百年来科幻电影一些特效镜头,大家可以先欣赏一下。

继续阅读“电影中的交互设计”

当极客遇上外星人——电影《保罗Paul》赏析

《保罗》(Paul)
导演: 格雷格•莫托拉
编剧: 尼克•弗罗斯特 / 西蒙•佩吉
主演: 西蒙•佩吉 / 尼克•弗罗斯特 / 塞斯•罗根
类型: 喜剧 / 科幻
制片国家 / 地区: UK
语言: 英语
上映日期: 2011-02-18(英国)
官方网站: www.whatispaul.com

极客遇上外星人?是的,你没看错,在多灾多难的地球上,外星人又一次来访了,而且遇上了极不靠谱的西蒙和尼克。这两位拥有极客范儿的宅男之前就有过与僵尸肖恩打交道的经验(他们是《僵尸肖恩》这部电影的主演),这次他们要帮助迷路的外星人保罗回家,还得躲避联邦特工的追捕,开着房车,唱着歌儿,在美国的公路上演译着一段搞笑的逃亡之路。

继续阅读“当极客遇上外星人——电影《保罗Paul》赏析”

一只变色龙的英雄梦——电影《兰戈》的二三事

好莱坞总是教人做梦,梦想着改变世界,梦想着纵情四海,在好莱坞的世界里,人人都是出色的造梦师,无论你是一个不起眼的玩具,一个收垃圾的机器人,亦或是一个孤独的老人,你都是生活的主角,能够创造出色彩斑澜的梦。生活是一次伟大的冒险,这次,我们的冒险主角是一只变色龙——Rango(兰戈),工业光魔与派拉蒙联手推出了这一孤胆英雄,让它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春日传奇。

继续阅读“一只变色龙的英雄梦——电影《兰戈》的二三事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