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记排档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进这家店的了。

也许是那时为了节省时间,争取多做点事,所以一下班回来,经过楼下的陈记排档时就进去点份菜,然后上楼,写两页钢笔字,再下楼吃饭。

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,我总会为这多写出的两页钢笔字而暗自高兴,可有时候下楼吃饭时菜已做好很久了,老板娘担心菜凉,还只能把它放在厨房里。这家店的上菜速度挺快的,老板娘还对我说,这个季节的生意不好,旅游淡季。于是我点完菜后就直接在店里等了。

这么一等,等出了许多愉快的故事。

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老板的女儿开始问我作业了,只记得她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因数的,我早就忘了什么是因数,只能问她要来数字课本,看了相关章节,于是一个个问题就轻易地解决。后来她问我的问题越来越多,每天我到店里吃饭,一个固定节目就是她会等我吃完饭后,拿出作业本,把她不会的题目都指给我,我会耐心地给她讲解题思路,但我也发现这时小女孩就变得太有依赖性,总想着我直接给她答案。

有一天晚上,我照例出吃饭,她一看到我就说:“你昨天教的那题错了,被老师骂了“, 我问那错了,小女孩说:”只有一个空格,只能写一个答案,而你昨天让我写了几个答案“。 我心里暗骂这个老师:“题目是这么出的,解出来确实有一组数,而你却因为只有一个空格让学生只能写一个数,那么到底写那个,为什么是这个数,因为你是老师,所以说哪个就是哪个吗?” 不禁想到毕业时同学们开的玩笑,如果我们找不到工作,那就去当老师吧,误人子弟去。这些老师为什么不能对学生说实话,表明这样的题目不够严谨,教学生去怀疑,去思考呢?

尽管出现了这样一个小插曲,小女孩还是会每晚问我作业,这个小女孩叫陈芳芳,多土的名字啊,我开玩笑地对她说。她拉大嗓门,很不服气地对着我嚷:“你的名字才土呢”, 可是你又不知道我的名字,小女孩生气得不理我了。

一个周末的傍晚,我走进店里,没开灯,小女孩在看电视。我对她说,肚子饿了,我要吃饭。小女孩告诉我,要等我爸下班回来做了(老板在海边的一家餐馆做糕点)。我问厨师呢。厨师被我妈辞退了,这个厨师好懒,而且昨天被客人投诉了。哎,谋生活不容易,大家都一样,其实我觉得这个厨师还是不错的。

于是他们开始了招聘厨师的历程,而我则成了那个试菜的人。一天晚上,我点了一份厦门面线,老板问我做得如何,我直爽地告诉他,酱油放多了。第二天,我到店里,要吃饭,有位哲人说过,肚子饿了就要吃嘛。小女孩又对我说要等她爸爸下班回来,我好奇地问,昨天的那位厨师呢?这时小女孩嚷了起来:”都怪你,说酱油放多了,我妈把他辞了“。我好冤啊,难怪连2532公里外的北京都下雪了。

那天,我点了份干锅包菜,菜上来时就打破了我对这道菜的固有印象,原来还有这种做法啊,油水也太多了,都可以包菜泡澡了。老板娘站在桌子旁边,拿了双筷子,翻了翻包菜,说了句:”干,这料也太多了吧“, 问我这菜做得如何,我对她说,没有第一个厨师做得好。确实,这道菜里有芹菜、大蒜、洋葱,我点的只是干锅包菜而已。结果可想而知,这位厨师又没能留下来,我又一回成了罪人。

在第三位厨师来面试的时候,我学乖了,一句话都没说,他留了下来。

这位厨师喜欢聊天,做完菜后就坐在我的旁边,问我一些关于互联网,关于安卓系统的问题。高兴之余,问我要不要跟他学做菜,还真带着我进厨房,看着他做水煮鱼,帮他撕包菜。那天晚上,店里来的客人多,老板娘忙不过来,小女孩又不会点菜。于是我自告奋勇地去帮忙点菜了,客户很信任我的样子,总问我有什么菜可以推荐的。一位阿姨要带她的手下来聚餐,告诉我她的预算及聚餐的人数,让我帮她拟订单,真是忙得不亦乐呼。

某天晚上肚子饿了,下楼去买点东西吃。街坊邻居聚在陈记排档门口聊天,他们看到我,叫我过去聊聊天。我跟老板娘说,我想做点泡椒凤爪。老板娘说可以啊,你去把鸡爪买来,我这里有泡椒,要不我去帮你买鸡爪,我去买更便宜。于是我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泡椒凤爪运动。

我想要做就多做点嘛,正好可以给同事们带点,然后老板娘骑着她的电瓶车出去,回来时带着7斤的鸡爪,厨师看了很是兴奋,非要跟我一起做,也多亏了他的帮忙。鸡爪要切成两半,更好入味,这道工序太难了,骨头太硬,不好下刀,7斤的鸡爪装满了一大盆,我切一个,厨师可以切三个,他经常用刀,掌力大好,我切完鸡爪后手指就起水泡了。

关于泡椒凤爪的制作流程,网上随便都能找到菜谱,我就不多说了,总之,这次的行动非常成功,至少有一件事可以证明这点,就是对面家沙茶面的老板娘吃了后,第二天就买来鸡爪,向我们取经来了。

生活在这里,挺好,生命中遇见了这些人,遇到了这些事,温暖人心。

那个小女孩

今天,那个小女孩在QQ上找我了,说让我有空去吃缙云烧饼。

瞧,多么可爱的小女孩,还记得我上次经过时没能吃上,那个晚上去得太迟,卖家收摊了,那个小女孩很遗憾地告诉我。

浙江省缙云县,这个我只在旅店住了一个晚上的地方,却因为这个小女孩而记住了,记住了这里的夜晚,这里的烧饼,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们。

我们是在晚上8点多找到旅店的,冒雨骑行了一天,浑身早已淋透,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洗个热水澡,饱餐一顿,美美地睡上一觉。

可是,就在我们停放单车时,同学的眼镜不小心掉在地上,摔碎了。骑行在路上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无论是困难或者惊喜,这一路我都满心欢喜地对待着,无限愉悦,就像这次遇到了这个小女孩,真让人感叹,生命充满了奇遇。

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连夜去配眼镜,明天还得早早上路,如果明天再配,那么我们就得耽搁一上午了。另两位一起骑行的朋友留下来先洗澡,我和同学到旧城去,这个县用一座桥分成了新旧两城,而我们留宿的新城刚开发不久,还没有眼镜店。

其实我是有私心的,就是去寄明信片,我可以在同学配眼镜的时间里到旧城找邮局,出时前我就想着一路上骑到哪就在哪给某人寄张明信片。到了眼镜店,问了店员哪里有邮局,他们热心地给我指路:从这出门、左拐、走过一个巷子、再右拐就到了。邮局离这很近,可是这漆黑的夜里,我完全没有方向感啊。

这时在店里玩耍的小女孩站出来了,说可以带我去邮局,不过她得先到隔壁的店里问下妈妈,是啊,她那么小,万一我是坏人怎么办。不一会儿功夫,她就高兴地跑出来了,带上我,走进漆黑的夜里。

一路上,小女孩的好奇心抑制不住的往外溢,问我从哪里来的,为什么带着头巾(魔术头巾,骑行时用的),为什么要住厦门寄信,你不是要骑到厦门么?我该怎么回答这么深奥的问题呢,是啊,我的目的地是厦门,为什么现在我还要给在厦门的某人寄信呢?

我只是笑笑,问她多大了。她,十岁,学习成绩不错。问她哪里有烧饼卖,在找眼镜店时就听说这里的烧饼很有名。在去邮局的路上,她先带我到了卖烧饼的摊位,可是关门了,我们遗憾地转到邮局。

奇怪的是,在邮局门口,我们居然没找到邮筒,小女孩指着某个位置说,邮筒以前就是在这里的。没有邮筒怎么寄信呢,我们只能失落到回到眼镜店。

路上,小女孩又问我有没有QQ,我不禁想,腾讯真是强大啊,这么小的女孩就开始聊QQ了。

在店里,我跟店员讲了邮局外没有邮筒的事实,小女孩也抛出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。店员很友好地说:“看你那么认真的样子,如果你信得过我,把信给我,我明天帮你寄出。”我当然信任你们了,还有什么比你们的话更令人温暖了的呢。把信托付给你们,我在一百万个放心,况且,还有小女孩监督着呢。小女孩拿过店员姐姐手里的信,看着上面的地址,问店员姐姐,他都要去厦门,为什么还要往厦门寄信呢?店员姐姐笑了笑。

眼镜很快就配好了,同学和我就要离开,小女孩大声说道:你还没给我QQ号呢?店员姐姐给了我一张纸,一支笔,我欣然写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