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手持移动设备中媒体播放器的一点遐想

对手持移动设备中媒体播放器的一点遐想

在不远的将来,手持移动设备中的媒体播放器会是什么样子的呢?这是一一最近思考的一个问题。

大学的物理课上,热力学老师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未来的世界是银子的”,那是一个沉闷的下午,所有人都无精打彩的耷拉着脑袋。一一无聊地望着窗外,搞乐队的学长邀请他晚上去观看他们的演出。一一对演出不感兴趣,学长写的词实在太烂了,用隔壁老奶奶的话说:“那简直就是狗屎”,这位老奶奶一辈子没说过粗话,可到了晚年听到学长的歌也忍不住骂人了。一一只对来观看演出的女生感兴趣,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,孤独的人是可耻的,一一记得这首歌。

同样是一个沉闷的下午,一一坐在公司的电脑前,同样的无精打彩,他已经设计了几款手机音乐播放器的界面,可他还得继续设计,用客户的话说:“那简直就是狗屎”,一一不明白那些人都为什么总喜欢骂狗屎,看看这个城市,看看脚下。的确,一一就经常踩到狗屎,在公园里,牵着女孩的手,那女孩“啊呀”一声跳将起来,如你所知,一一又踩到狗屎了。一一有点生气了,要知道他可不是一个会轻意生气的人,那些客户的要求实在太无理了。他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大蒜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。吃大蒜的习惯是在那个沉闷的下午,那节物理课上养成的。热力学老师看到大家都在云游九天,从包里拿出一大袋大蒜,分给同学们,一会教室里就充满了大蒜味,大家都精神抖擞。现在在办公室里,一一依然非常享受这个时刻,每当他吃大蒜时,同学们的咳嗽声就充斥着整个办公室,此起彼伏,令人好不快活。

演出结束,学长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地摔了吉它,拉起一一就跑出门去,坐在马路牙子上,神彩飞扬地讲述他的音乐梦想。如前所述,一一对学长的音乐不感兴趣,他最想当的是作家,虽然他们学的都是工业设计,可在他们看来,那些老师都是来误人子弟的,他们曾经信誓旦旦地说,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当老师去,能有这样相同的见地实属可贵,这也许就是一一和学长可以在一起混的原因。一一刚想重复他对老师的看法就看到热力学老师坐在了学长旁边,她穿着红色的超短裙,样子很迷人,一一不敢多看。

“将来我可以通过手机来与我的歌迷交流”,学长带有几份醉意,他居然搭着热力学老师的肩膀。“歌迷不仅可以通过手机音乐播放器来播放乐队的歌曲,观看乐队的MV,他们还可以在播放器这个平台上创建爱乐小组,彼此之间相互交流,我也会把乐队的实时动态在这个播放器平台上发布,歌迷可以跟随,第一时间了解信息。”

时间回到现在,我们知道我们的主人公一一在公司里设计手机播放器的界面,我们还知道一一做得很不好。“Let it be”,一一脱口而出。Let it be,这句话是他在那个晚上听热力学老师说的,后来他才知道这是甲壳虫乐队的一首歌。学长还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:“将来人们可以在这个播放器平台上下载,聆听,交流,分享,甚至可以知道这趟地铁上有哪些人正在听同一首歌,还可以给他们发消息,向全世界呐喊。通过地图,结合GPS定位来知道乐迷的分布情况,当你到达某个地方时,可以向听友问路,或者直接发出饭局通知,各路吃货纷至踏来,这些都可以在这个播放器平台上实现。”

热力学老师坐到了一一身旁,她凑了过去,悄悄地问一一为什么不敢看她,一一不知道如何回答。“混蛋,看着我”,热力学老师把一一的脸转出过去,“Let it be”。

“你觉得这个播放器还需要什么功能?歌词同步?”,项目经理问一一,一一没有回答,按照学长的想法,这个播放器平台应该足够开放,别人可以为它开发应用,如歌曲识别,当不知道这首歌是谁唱时,可以通过声音进行搜索,查找出作者。将来还会有移动院线,大片的首映可以在影院与手持移动设备上同步,还可以直播演唱会,星座电台,按自定义的关键词进行挑歌……

Let it be,一一想到了热力学老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