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变色龙的英雄梦——电影《兰戈》的二三事

好莱坞总是教人做梦,梦想着改变世界,梦想着纵情四海,在好莱坞的世界里,人人都是出色的造梦师,无论你是一个不起眼的玩具,一个收垃圾的机器人,亦或是一个孤独的老人,你都是生活的主角,能够创造出色彩斑澜的梦。生活是一次伟大的冒险,这次,我们的冒险主角是一只变色龙——Rango(兰戈),工业光魔与派拉蒙联手推出了这一孤胆英雄,让它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春日传奇。

《兰戈》讲述了一个有身份认同危机的变色龙的故事,在玻璃箱里,它是一只被饲养的宠物,人生乐趣只是自导自演舞台剧,与塑料小黄鱼和半身模特相依为命,幻想着自己是一个伟大的英雄。可当它从当代的美国社会穿越到了一个老旧的西部边陲小镇——德特(Dirt)时,它迷失了,它到底是谁?在这个脏兮兮的被现代遗忘的角落,一群动物在天敌的窥视下,为水所困苟且生存。兰戈靠着吹牛融入到了居民中,由于阴错阳差地杀了只老鹰,它成了小镇的英雄,并且愉快地接受了小镇镇长乌龟的任命,成为了德特镇的警长,开始了整天在镇上巡逻的生活。兰戈喜欢这种成为“英雄”和“好人”的生活,可是,它不知道,在德特镇,好人就意味着死亡。在镇子的尽头,有一片专为好人而设置的坟场。不过,这些并没有成为兰戈前进的障碍,它愈战愈勇,勇敢地带领小镇人民争取自己的利益,也在这过程中,兰戈得到了新的指点和启蒙,终于明白自己的本心与使命:所谓英雄,并非是天赋禀异,而是别人眼中看到的,自己应该成为了样子。

这部电影是《加勒比海盗》系列导演维宾斯基和主演约翰 尼德普联手奉上的“风格”之作,给观众们带来了久违的诚意,华丽的西部元素:沙漠、酒吧、牛仔、枪战一样都不少,每个角色的造型设计都很有特点,穿山甲、蛤蟆、乌龟、响尾蛇、老鼠等动物都自成一派,丑得可爱,兰戈的“贱”很像杰克船长,貌似无能却总能化险为夷。“阳光小美女”阿比吉尔 布莱斯林配音的鼠小妹总让人忍不住想去捏一把,而蛇尾蛇的配音正是英国老演员比尔 奈伊,难怪影片中响尾蛇也很有英式范儿,就连汉斯 季莫也放弃了擅长的电子乐,带来了原汁原味的西部曲调,猫头鹰乐队的卖力演奏与变色龙的无厘头相映生辉,荒凉的景色配上奔放的吉它,浓郁的西部气息扑面而来。而这一切的背后同样隐藏着一个“孤胆英雄”——工业光魔,它在影片的实现上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。

1975年,乔治 卢卡斯从《美国涂鸦》中赚得了小小的第一桶金:400万美元,他用这笔钱创立了卢卡斯电影公司(Lucafilm),公司有几个事业部:工业光魔、天行者、和电脑动画部。如你所知,“工业光魔”和“天行者”制定了数字媒体视觉展示和音效方面的行业标准,奠定了卢卡斯在国际电影行业中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可是,这个电脑动画部却是卢卡斯心中永远的痛。1986年,他把电脑动画部以1000万美元卖给了乔布斯(苹果CEO),随之而去的还有美国犹他大学的一批电脑图形学博士,如现任皮克斯总裁兼CTO ED Catmull,美国第一个互联网上市公司“网景”浏览器创始人Jim Clark,Adobe公司创始人、Photoshop祖师爷John warnock……当年的电脑动画部已成为今天风光无限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,在纳斯达克上市,且并入了迪斯尼。这一切,卢卡斯都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于是,在拍摄《加勒比海盗》期间,他就和维宾斯基计划着推出一部动画片,好挫挫皮克斯的锐气。

为了制作好这部动画片,工业光魔组建了一支拥有325名艺术家的专业团队,由于在纯动画电影领域,工业光魔还完全是个新手,因此他像个虚心好学的学生,向动画工业领域的前辈们请教,询问他们的工作流程,然后综合各家之所长,形成自己的“武功招式”,艺术家们也带着自己擅长的“兵器”,开始了一次难忘的冒险之旅。

导演维宾斯基花了12个月左右的时间来创作修改剧本,Crash在此期间进行了动画角色设计,并绘制出了所有的故事板。为了追求动画电影的真实感,导演引入了一种新的动画技术方法——“自然表演”(The Natural Acting Experience),这是一种介于表情捕捉与现场拍摄之间的技术手法。由于不能把所有的影员都打包到某沙漠进行实地拍摄,于是工作人员在工作室里搭出了类似的场景,影员们在现场穿上类似的服装,戴上道具,进行真人对戏和表演,话筒则在上方对他们进行录音。得利于工业光魔先进的表情捕捉技术和录音采集系统,接下来工作人员可以对着表演录相和录音进行动画,这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,还把更具生命力的表演融入到了角色中。

动画制作可是工业光魔的强项,维宾斯基和Crash都要求设计出的角色要非常具有细节,每一个角色都有它的故事,它为什么会生活在德特小镇,工作人员要时刻考虑着如何将角色融入到环境中。就拿兰戈的服装来说, 它一出场时穿着夏威夷花衬衫,俨然一美国现代都市小白领形象,而当它流落到西部小镇时,立马换上了一套干净利落的牛仔套装,还配上了左轮手枪。在响尾蛇的设计上也别具匠心,蛇的尾巴就是一挺机关枪,连排的子弹缠绕在蛇身上,使人马上联想到西部片中的经典形象,其实这也是工作人员向西部片致敬的一种形式。

在环境的创建上,工作人员要营造出荒凉没落的感觉,正如其小镇名字所表现的——Dirt(安脏)。德特小镇有36幢建筑,水源是其最大的问题,在水利装置的设计上,工作人员参考了经典电影《唐人街》。为了得到更多的参考资料,他们还到美国最大的国家公园——死亡谷进行露营,拍了许多照片,获取设计灵感。工作人员先是在电脑中模拟出了整个环境,然后导演通过摄像机置身其中进行观察,他有时会说,这是一个很棒的角度,也许我们可以用到。或者说,这个设定太小了,我们应该更大点……最终,我们可以看到,无论是整个小镇,还是细微到吧台、玻璃杯、仙人掌、岩石,所有的这些物体都有着其应有的纹理,而且会随着光线的变化而改变。

影片中最大的亮点是光线的处理,为了表现真实的自然光,工作人员参考了《西部往事》、《血色将至》等经典电影,在复杂的灯光中加入了灰尘粒子。酒吧的那场戏,兰戈走近吧台,冷不禁说了句:Oh, shit,所有人都盯着他看,整个酒吧都安静下来,气氛凝重。为了表现这种紧张的压迫感,所有的灯光都设置成了体积光,烟雾缭绕其中,灰尘粒子随处漂动,就这一场戏,工业光魔特意安排了一个团队来处理,花费了巨大的渲染时间。而在另一场戏中,光线的处理更是令人拍案叫绝:兰戈低着头,高速的车流像一条光晕的河流,它在夜幕下被车灯点亮的高速公路上缓缓穿行,一步步迈向着道路的那边,去试图解读那些旁人的疑问,去找到自我的价值。场景中的灯光变化表现出兰戈跳动的思绪,在这灯光中,答案在风中飘扬。

其实我们应该想到,正如片中主人公所表现的那样,这部片子的完成也是工业光魔自我寻找与探索的过程,工业光魔做到了,两年的时间,他交上了一份令观众满意的答卷,也完成了一次奇妙的冒险之旅,而我们是否要期待下一次的梦想启航呢?

人因梦想而伟大。

本文发表于《时代漫游 CG world》2011年5月 刊,请勿转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