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一一

寻找一一

<一>

关于一一的存在是个问题。

这家伙已经消失了29天23小时56分48秒了,游瑶看了看手表,掐指一算并闯进了3号楼403室,这是一一消失前住的宿舍。

室友们都在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,完全不理会游瑶的到访,五台显示器上画面华丽地切换着,不时传来Boss怒吼的声音。只有一一桌前安静地摆放着电脑和书籍,从《百年孤独》到《沉默的大多数》,从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到《实用畜牧技术》,五花八门。

游瑶试图在书架上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,不停地翻书,她甚至还把头伸进桌下的柜子里,找到的也只是一个散发着乙醇香味的苹果。一一如泥牛入海般,杳无音讯。

室友们刷完一轮幅本,放松下来,他们这才注意到失落的游瑶呆呆地坐在那里。游瑶已经不愿理会这些人了,上次她问这些人知道一一去哪了吗?他们居然反问游瑶:“一一是谁?” 有一位室友好像记得一些情况,他说:“一一这家伙还欠我100块钱呢”,听了这些,游瑶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她迅速跑到楼下,拉下电源总阐。顿时,楼道里传出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。

一一这家伙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?这个问题游瑶想了无数遍,始终毫无头绪。她发现一一曾经到心里咨询室去过,于是决定去找这位老师。根据这位老师的描述,一一到了心理咨询室后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默默地坐了半个小时,然后安静地离开。实际情况是这样的,两人沉默了半个小时后,这位老师终于坐一住了,他噼哩啪啦地向一一讲述了自己的苦恼。一一还是一句话也没说,默默地离开了。

没办法,游瑶只好到系里去找老师询问。系主任是一位非常有个性的老头儿,常年一袭黑衣,酷爱吃大蒜,因此办公室里总是迷漫着一股浓重的蒜味儿,老师们苦不堪言,都在桌上备了一瓶空气清新剂。游瑶找到系主任,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一的情况,如上课表现,学习成绩等。系主任都一个劲地称好。最后,游瑶小心翼翼地回到主题上,问道:“主任,您知道一一最近去哪了吗?”

“一一?”

“嗯”

“一一是谁?”

游瑶真的生气了,她站起来,抄起桌上的大蒜就往主任身上扔,眼泪不自觉地流出,她真后悔来找这些人。

最后,游瑶打印了许多份关于一一的寻人启事,贴满了学校的各个角落,甚至校外的电线杆子上也都是一一的信息。结果游瑶就经常收到信息,询问是否要办证,要服务,学校的保安还找到她,问了三个饱含哲学意味的问题:

“你是谁?”

“你从哪里来?”

“你将往何处去?”

“我是游瑶”,游瑶坐在电线杆子下,喃喃自语。

这时,一个人坐在了她身旁。

<二>

这个人正是一一。

游瑶看了看她,默不作声,她已经没有力气发脾气了,这也不是一一第一次离开了。

很小的时候,他就已离家出走过,一一依稀记得。

那天正好是中国民间的鬼节,各家都在忙着准备祭祖,小朋友们或许正高兴着,今天可以吃到许多糕点。一一在家里睡觉,还没有起来吃早饭,奶奶在大门口折着纸钱,父亲正回到家吃早饭。

这时奶奶说话了:“别人家的孩子都早早的起来去捡花生,一一却还在睡觉,这孩子有什么用。”

“一一,起来吃饭”,父亲叫道。

“一一”,父亲继续嚷道。

“你看别人家的孩子一大早就起来了”,奶奶一边敲着金章,一边说道。

“他要睡就让他多睡会”,母亲在灶台边忙着。

“一一”,父亲叫得更大声了。

“别人家的孩子都很懂事,这个孩子这样,以后会有什么出息”,奶奶强调。

“没出息那以后你死了就不要记他上坟,反正你也当他是野种”,母亲还在忙着做糕点。很小时候,一一爬到奶奶的房间里,奶奶就“野种、野种”地叫一一,这个被母亲吃到了。

“你就是想我早点死”,奶奶停下手中的活。

“一一”,父亲来到房间,一一已经起来了,惶恐地看着父亲。

“你今天不用吃饭了,给我跪在那里”,父亲发话了。

“不用吃饭,你做的给谁吃,给鬼吃吗,一一起来吃饭”,母亲护着一一。

一一跪在那里,他不知道怎么办,他想离开这个地方,可他不知道什么在起可以去,他跪在那里,肚子很饿。

中午的时候,父亲又干完活回来吃饭了,他看着一一,让一一起来吃饭,一一不愿起来,不想吃饭,虽然肚子很饿。

“一会让他不要吃饭,一会又叫他吃饭”,母亲小声说道。

“一一”,父亲大声叫道。

一一站了起来,他想离开这个地方,于是他朝着大门走去,走向未知。

“走了就不要回来”,父亲怒吼道。

一一离开了那个家,漫无目的地走着,跨过了小溪,穿过了田野,他想找个地方睡觉,不受打扰,或许可以不用醒来。

他来到了一座废弃的房子前,找了个角落,蜷缩在那里,安静地躲着,外面阳光明媚,一群小子正在玩过家家,她们好奇地望着一一。

<三>

一一和游瑶在电线杆子下坐了很久,彼此都默不作声,路上人来人往,这一切都似乎与他们无关,唯一有关的是他们得把那些寻人启事撕了,因为游瑶已经收到了太多的办证信息。

一一回来了,室友们还在玩着游戏,系主任还是吃着大蒜。可是教务处知道了一一消失的事,经上级研究决定,他们要对一一实行专制政策,以整顿校风。具体处罚措施是一一每天早上得跑一万米,在体力上摧垮他。本来还要记过处分的,系主任出面求情才免了,为此游瑶特意送了一袋大蒜给主任。

至始至终一一都没有说过一句话,没有解释,没有反抗。只是在一位老师训斥他:”国家给你开通了绿色通道,你却不感谢国家,不好好学习“时,一一眼里闪出一点泪光,他还记得初中时,由于欠着学校的学费,老师直接对着全校广播,让他们去教务处一趟。所有的这些一一都默默地接受着,只是他的话越来越少了。

于是你可以看到,每天清晨一一都准时出现在跑道上,当然还有游瑶的身影。似乎一一一直都在跑着,更确切地说是在逃离。

”你怎么不去死?“,一一清楚地记得父亲朝着他吼。

这次父母又吵了起来,又是因为了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,而一一就是出气桶。

”你怎么不去死“

这一刻,一一就想离开这个家,也许去死真的是很好的选择吧。

他拔腿就跑,他知道村子边上有条小河,只要跑到那,跑下去就解脱了。

跑了一段路,父亲在后面追了上来,一一使出混身力气,此刻,他只想跑得越远越好,可是,他却摔倒在了路上,他想爬起来,父亲已追上,把他按在了地上,任凭他挣扎摆脱,终究还是到不了河边,不能住下跳了。

最后,父亲生拉硬拽地把一一带回了家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