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乡琐记

是谁说:丧家犬也有乡愁。
带着这份浓浓的乡愁,我踏上了归乡的旅途。

一路上,我对某所谓的都市精英迟到一个小时的行为耿耿于怀,恨不得把这人的光头往门缝里夹,汽车里到处弥漫着众人的怒气,导致它一出上海就罢工了,不得不进修理站休息,如此反复。我在心时默默地祈祷着车子彻底罢工,这样我就可以搭车回去了,我甚至在服务站休息时偷偷地观察来往的车辆,猜想着哪些车可以搭上。可是这部老爷车好像识破了我的小伎俩,一路上专心致志地工作了。终于我们在傍晚6点多的时候下了高速,首先映放眼帘的是两排整齐划一的高楼,我们一度怀疑走错了地方,怎么家乡变成这样了,这里的房子怎么这么多,可是我们听到了那熟悉的乡音,那个张口就来的粗口,一阵感叹: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,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继续阅读“回乡琐记”